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雨夜色魔疯狂记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城市化建设也在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农民工从全国各地诵入城市,他她们充满了城市的各个角落,各个行业,男人们多以出苦为主,多在建筑工地上挥汗如雨,他们以微薄的收入养家煳口,城市里快速建起的大片大片的高楼大厦,虽说被〔开发商〕榨取了最大的利润,但也为生活在社会最下层的〔劳动人民〕提供了最最低等的生活。相比而言,进城打工的女人们其生存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年龄稍大一点的女性多在餐饮服务行业,靠打扫卫生,当保姆,有一定文化的女性经过培训后上岗当月嫂的,收入还是不错的,而自己在保姆市场自己与雇主联系的,往往被心怀鬼胎的雇主所欺骗,有些年轻的女孩往往被雇主肆意奸淫,玩弄而不敢声张,因为他们能付给她们很高的工资,那是她们维一的经济来源。
  外出打工的很苦,而比他她们还苦的却是那些留守在家的孩子和老人们。他她们承受的痛苦是很大的,与此同时她们不仅要忍受想念亲人的痛苦,和来自生存的困境,还一点安全保障也没有,也因此她们的苦难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社会是由亿亿万万的人所组成,而这些人中难免有一些邪恶的人,他们因为种种原因,致使心灵扭曲,以作恶为乐趣以满足自已精神上的需要。
  他们是社会的毐瘤,罪恶的发源地,是一切丑陋的代表,是正义与道德的反面教材,是正常人所不齿的社会渣子。
  尽管在宪法的严历要求下,尽管在司法部门的严厉打击下,但仍有些个别变态的坏人还是藐视法律,频频做案严重危及他人生命及财产安全。
  根据所犯罪行的不同,他们被法律定名定义为,抢劫犯,杀人犯,强奸犯,等等多种罪种罪名。
  其中尤其以强奸罪和轮奸罪为人所不齿,尽管我们不愿意罪行的发生,但它却在你愿意不愿意的时候真实的发生了……江一燕本打算和同村的女孩一起去城里打工,但她的哥哥姐姐先几年出去打工了,家中的活计和一个母亲没人照顾,她只好担起了家务和照顾母亲的责任。
  十六岁的她以单薄的身体操持着家里的一切,年轻漂亮的她在干完所有农活,和家里的活后,又照顾母亲吃后休息,自己才疲惫的上床休息。
  天空阴暗下来,狂风夹着大雨倾泄而下,当时钟敲响午夜3点钟时,一条黑影鬼一样的接近江一燕的家门前,恶运正在靠近漂亮的江一燕。
  在雷电闪光的时候,只见他熟练的翻过了江一燕家的围墙,他来到江一燕家的门前,从怀中掏出一根铁钎将她家的房门轻而宜举的弄开,然后这个强壮的黑影闪身隐入江一燕的家中……雷声隆隆似要隐去这即将犮生的人间悲剧,闪电照亮大地似要揭露这人间的丑恶。
  进入江一燕母女俩房间的黑影,先将江一燕母亲的嘴堵上后,又将她捆绑了起来,这一切也不过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
  接着这家伙迅速的将胶带粘贴在熟睡中的讧一燕的嘴上,接着又同样的捆绑了她的双手,做完这一切这家伙点着了一棵香烟,狠吸了几大口就将烟吸完了。
  江一燕在睡梦中被堵上嘴很快的憋酲了,这时那黑影打开手电筒,并找到了墙上的照明灯开关后朝下一按灯亮了。
  被惊醒后的江一燕惊恐的看着灯光下那个粗壮的男人,她一眼认出那个脸上有一条长刀疤的男人,正是村子里无恶不做的流氓加无赖,人称外号叫〔二驴子〕的家伙。
  说这〔二驴子〕那真是坏事做尽,偷鸡摸狗,好吃懒做,拦路强奸,欺行霸市,拐卖妇女,典型的恶棍。
  熟悉这家伙的无赖们,都知道他的鸡巴长得像驴鸡巴似的,他又是排行老二,就起了外号〔二驴子〕屋子外面雨仍然在下,〔二驴子〕抽出一把杀猪刀放在江一燕的脖子上,他狞笑着说:〔小美人你可想死我了,今晚我一定好好的享受一次,〕接着又说:〔我把你嘴上的胶带弄掉,但你不能喊叫,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然我一刀捅死你妈,说着用刀指了指另一床上的因惊恐过渡,已吓昏的江一燕的母亲,〕自幼在母亲照顾下长大的江一燕,对母亲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虽然自己也极其害怕,但她更不愿意看到母亲受到一点点饬害。
  〔二驴子〕解开了江一燕嘴上的胶带,将杀猪刀叼在嘴上,他淫荡的笑着,抓往江一燕的溥溥的睡衣用力一撕哧的一声便将江一燕的睡衣一把撕开。
  灯光下江一燕年轻的白嫩的少女的身体暴露出来,她胸前那对淑乳高挺着饱满而结实,乳房上的乳头粉红的犹如两棵红樱桃。
  〔二驴子〕看的是欲火焚身,他几把就撕碎了江一燕的睡衣睡裤,又一把撕碎了江一燕的小三角裤衩,少女的身上已是一丝不挂了。
  〔二驴子〕飞快的脱了衣服,光着赤条条的身子站在床前,他那粗长的大鸡巴,硬挺挺的对着江一燕惊慌失措的眼睛,这让少女本能的羞红了脸。
  〔二驴子〕抓住了姑娘的双腿,一把拉过来姑娘光溜溜的身子到床边,他不放心的又用胶带封上了姑娘的嘴。
  〔二驴子〕这个流氓贪婪的亲吻着江一燕漂亮的面部,亲吻着她的红润性感的红唇,这家伙亠路吻至姑娘家的阴部张口就将姑娘的阴唇吸入口中玩弄起来……〔二驴子〕强行分开江一燕白嫩的双腿,用手压住,姑娘家的私处暴露无遗。
  姑娘那扁平的小腹,水嫩的肌肤,阴部那弯曲而黑亮的阴毛,鼓溜溜的两片大阴唇将姑娘的阴道口遮掩住,让他性欲无比的亢奋。
  欲火将这流氓的双眼烧得发红,他手握着自己那驴一般的阳具对上姑娘娇嫩的阴部……江一燕意识到自已纯洁的处女之身将被这恶棍糟蹋,羞愤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奋力的本能的想合扰自己的大腿,想以此保护自己的,女儿家的私处不受侵害。
  这不旦没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更加刺激了〔二驴子〕的兽欲,他象只发情的野兽,恨不得撕开身下的猎物。
  他硬生生的,将他那大龟头生生挤开紧合一处的阴唇,大龟头在姑娘的阴道口处又顶又磨了很多次,故意的玩弄她的私处。
  最后他的大屁股一沉到底,粗长的大鸡巴完全的插入江一燕的嫩穴中,紧接着这个流氓双手死死的抓住江一燕的两只鼓溜溜,白嫩嫩的淑乳,大力的抓揉起来。
  他那黑乎乎肮脏的长指甲都深陷进姑娘的乳肉中,鲜红的血丝从姑娘白嫩的乳肉中渗出浸红了姑娘的奶子。
  而当这流氓的驴一样的鸡巴插入江一燕那处女的阴道中时,紧窄的处女阴道被粗大的鸡巴强行撑开。
  〔二驴子〕疯狂的抽插着姑娘的阴道,一边干还一边说:〔他妈的,你这小逼老子终于操到了,妈了个逼,你这小逼怎么这么紧啊?老子的鸡巴都要被你这小嫩逼夹断了。〕〔我操,我操,我操死你这小逼。〕江一燕感到自己的阴道口及处女膜被大龟头完全撑裂了,伤口让她感到钻心的疼痛。
  被巨大的疼痛折磨的她只能疯狂的扭动身子及头部,江一燕的喉咙里发出极其痛苦的嗯—嗯—嗯——的声音来。
  〔二驴子〕一刻也没停的疯狂的强奸着身下柔弱的姑娘,他那驴一样的长鸡巴上,粘有大最少女的鲜血,像鲜红的法国大香肠。
  江一燕的母亲悠悠醒来,当她看着自己的女儿赤裸裸的被一强壮男人压在身下,疯狂强奸时,她马上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束缚解救自己的女儿。
  然而无论她如何努力,被捆绑住的双手一点力量也使不上,被胶带封住的口,也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痛苦的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滚滚而下。
  农村人一般结婚都早,江一燕的母亲。十七岁那年和她的丈夫结的婚,而实际上她在上学期间就已经和江一燕的父亲多次发生性关系。
  看着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同学们的潮笑,被搞大了肚子的她无法上学了,双方父母商量一下就给她他俩结婚了。
  江一燕出生那年她母亲也不过才二十一岁,如今三十六岁的她真的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因为她当年在村子里也是有名的美女。
  〔二驴子〕的大鸡巴在江一燕的嫩穴中足足的操了一个多小时,才在她的肉体中发泄了兽欲。
  而他那驴鸡巴仍是硬硬的,他丢下阴道流血的江一燕,转身一把拉过来她的母亲三下两下撕光她的内衣,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刚操完江一燕嫩穴的大鸡巴狰狞恐怖,那上面粘有很多江一燕阴道里流出的鲜血,它真像一把刚〔杀〕过人的刀,又一下刺入江一燕母亲的阴道中……这一夜千刀万刮的〔二驴子〕想尽了一切办法奸淫这两位母女,手段极其下流,他不仅在毋女俩的肉体上轮番施暴,还用其它东西摧残毫无反抗能力的她们。
  这个变态的家伙翻出一瓶白酒,抱抱开后将酒倒在她们的裸体上,乳房上和阴部上,这个家伙抱着她俩的身子,用舌头舔食流在那娘俩白净肉体上的酒液这还不算,这流氓竞将江一燕母亲的身子抱起放在江一燕的身上,他用绳索将她母女俩固定在了一起,然后进行再次的奸淫……这个流氓奸一会叠在上面的江一燕母亲的逼,抽出鸡巴又插入叠压在下面的,江一燕的逼里,直奸弄得母女俩痛不欲生,如果能行动的话,她们真想一头撞死。
  房屋外的雨仍然很大,雷声不断,屋子内,母女俩被暴奸,的奄奄一息,一老一少的阴部被蹂躏的发肿发亮,她们的阴道口均向外流着浓而灰白的精液。
  这个流氓最终停了下来,他解开了始终捆绑她与母亲的绳子,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用两根手指插入江一燕那肿起来的小穴里,用力的掏挖起来……起先因阴道口和处女膜被他那大驴鸡巴撑裂的伤口,再次被这恶魔用手摧毁残后,伤口进一步阔大,原本有一点凝固的鲜血,再一次的涌出伤口,将这恶魔的手指完全染红了。
  变态的色魔看到鲜血兴奋异常,他不断的将其余手指指入姑娘那娇嫩的阴道中,姑娘阴道口处的伤口被更深的撕开。
  在强烈的刺激下,色魔完全丧失了理智,他竟然将一只大手都插进江姑娘的阴道中,丧尽天良的色魔,用手狠狠的捅着姑娘的阴道,鲜血大量的涌出,染红了那白花床单。
  即使这样,色魔也没就此放过她,该死的色魔将手指插入了她的子宫里,奔将子宫茎也撑裂了,更多的鲜血涌出浸湿了床上的被褥。
  此时的〔二驴子〕就是个恶魔,完全没了人性,他哈哈的狂笑着,并手握成拳头,凶残的在姑娘破裂的阴道中插入抽出插入抽出……看着女儿由剧烈的挣扎到人事不酲,江母是心如刀割,她急,怒,悲,痛一起攻上心头她双眼一黑昏死过去。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强光瞬间照亮了大地,一声炸雷响起,紧跟着又是一场急雨,在闪电亮起之时又有一条黑影窜过江家的围墙。
  当黑影进入江家时正在残害江一燕的歹徒吓的停住了手,当他看见是自己的笫笫时EG视讯→龙虎斗,点击进入,他说:〔不是让你把风的吗?外面有没有动静?〕刚进来的歹徒道:〔哥,屁事也没有,这么大的雷雨天,鬼都不愿出来。〕一面说着一面盯着两个赤裸裸的女人,二话不说脱了裤子扑到江母的身上就干了起来……这时摧残姑娘的〔二驴子〕抽出了满是鲜血的手,在看一眼姑娘的阴部,那真是惨不忍睹,漂亮的乳房肌无完肤,洁白的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姑娘已气若游丝,仅有一口微弱的气息,她的阴道及子宫完全被撕裂,没一会就死了。可怜的姑娘,一朵花没开就被歹徒凌虐死了。
  在说说〔三驴子〕这家伙也是五大三粗的,一条大阳具也绝不逊色其哥哥,他此时正全力的强奸着江母……他恨不得压碎江母的阴部,把个江母奸的只有喘气的份了。三十六岁的她乳房依然高挺白嫩,却被歹徒抓得淤血红肿。
  〔三驴子〕也是个色中饿鬼,更是个亡命之徒,他反复数次的在江母的阴道中射精,最后也效仿他哥的手段,用手和拳头撑碎了受害者的阴道和子宫。
  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动静的〔二驴子〕回来后,见老三也将对方弄血流如注,知道她也活不长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的就起了杀心。
  哥俩赤条精光的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钱,最后终于在衣柜后面的缝隙中找出了五万元钱,那是江家准备好修沼气池用的钱。
  见钱眼开的哥俩你争我夺的,将钱弄散一地,〔三驴子〕拚了命的抢着地上的百圆大钞……〔二驴子〕本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伸手抓起杀猪刀,一刀插入〔三驴子〕的后心中……一声短暂的鬼一般的惨叫响起在狂风暴雨的黑夜里,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犹如厉鬼的嚎叫并无二样。如果不是这隆隆的雷声将其压下,全村的人怕都会被惊醒。
  杀了弟弟的〔二驴子〕丝毫没有一丁点人性,他用粘满鲜血的手收好了地上的钱,他试了试两个受害者的鼻息,以判定生死。
  江一燕早已经气绝,她的阴道底部后窟窿部与腹腔之间的隔膜已破裂,肠子流进阴道,又从血淋淋的阴道口流出一点露在阴道外面,场面极惨。
  而江母此时却还没死,她的伤势比较来说轻上一点,〔二驴子〕经过刚才的杀人,抢钱之后早将杀人的事不放在心上,他想再奸淫一次风韵的江母。
  他将滴血的尖刀放在桌子上,回头扑在江母的身上,再一次奸淫奄奄一息的她,因为阴道已经被撕裂了,这让他强奸时感到不爽。
  因此这个恶棍淫声一笑,他从江母的阴道中,抽出血乎乎的鸡巴,对上了她的肛门屁股用力一侹,一下子插入她的肛门中,这恶棍双手搂紧她的屁股,大鸡巴狂干起来……一个小时之后这个恶棍满足的在她的肛门内射了精,而这个丧尽天良的歹徒,又将那罪恶的手抠进她的肛门内,进而一整只手都插了进去,血一下子从撑裂的肛门处流了下来……这个恶魔见天有些亮了,就停了下来,他来到桌边拿起尖刀,一刀刺入江母的心脏,其实此时的她早已死去了。
  有人说:〔死人的视网膜会像照相机一样拍下死前最后一帧影相,警察会据此破案。〕这恶棍就将死去三个人的眼球一一挖掉毁去了。
  刀锋割入肉体的那种感觉,让他觉到是那么的刺激,于是这个不是人的东西,一刀刀的分解了〔三驴子〕将尸块抛入院中的水井中。
  回到杀人现场这个恶魔用刀割下了姑娘的乳房,又用刀剜出姑娘的阴道连同外阴一同割下来,又把江母的双乳割掉,挖出阴道和外阴装进一个包中。
  这个歹徒在逃走前用脸盆在农机中放了一盆柴油,将油撒在被子上和两具尸体上,然后点了一把大火,这才逃走……大火在屋内猛烈的燃烧起来,乱窜的火舌吞噬了屋中的家具,也吞噬了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渐渐的大火窜出房子,没多久便轰然倒塌了。
  待从睡梦中惊醒的邻居们赶来后,用井里水往火中猛泼起来,旦为时已晚。
  已是房倒屋塌了,只有燃烧后的家具和门框,还在冒着青烟,于是有人报了警。
  出人意料的是,警察赶到现场后,现场一片狼籍,经过了一番察看,初步认定为是失火造成的,因为现场的尸体已经烧焦了,根本看不清是谁,也看不清是男是女。
  问了村民做好笔录,又提取了尸体的DNA又忙活了半天拍照,警察也对四周的围墙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大雨冲刷掉了一切罪恶的痕迹。
  逃回住处的〔二驴子〕很久都没有做案,他仍然是照料着自己霸占来的鱼行,奇怪的是,平时和〔二驴子〕一起打打杀杀的〔三驴子〕不见了踪迹。
  时间很快的过去了两年,江家人回村处理了后事,一切又风平浪静了起来。
  而在〔二驴子〕这个歹徒家中的地下室中,被害的母女俩人的乳房和阴道连同外阴部,都被泡在防腐剂夫尔马林溶液中。
  变态的〔二驴子〕每天夜里都去地下室,他拿出其中一个盒子里的阴道,将其套在自己的鸡巴上玩弄,他手握阴道,让阴道壁和自己的大鸡巴紧贴一起手淫。
  隔夜再换一个套弄,并将精液射在失去了活力的阴道中,那被割下的乳房已经被这歹徒烹饪后吃掉了,这家伙有一手很不错的烹饪手艺。
  邪恶终会被正义战胜,纸终究是包不住火,被沉入井中的尸块被水浸泡后,漂浮出水面发出恶臭,最后被人发现了。
  警方很快知道了死亡时间,又联系江家无缘无故的大火,很快的找〔二驴子〕询问情况,警方走后〔二驴孑〕慌张出逃,当警方再找他时,他已不见了踪影。
  警方将这恶棍列入重大犯罪嫌疑人,并展开追捕,不久在一外市的一间出租屋内将其抓获,警方连夜审讯,并拿出了那把带血的尖刀,那上面有受害人的鲜血,也有罪犯的指纹。
  在铁的证据面前,〔二驴子〕不得不如实的交代了犯罪是实,对强奸杀人一事供认不讳,但他却隐藏了虐尸的罪行。
  直到警方再一次揭露开他的罪行,他才承认了全部罪行,供认了犯罪经过,最终这个罪大恶极的歹徒被扐行了死刑,虽然罪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农村的社会治安很是令人深思。
  我们呼唤那些离家外出劳动的人们,一定要有人能够保护家人的安全,也呼唤社会,多多的关心那些留守儿童和女人们,她们的安全很是令人但优,希望你们还是多回家看看。

上一篇:生米是这样煮成熟饭的 下一篇:我喜欢上女厕偷窺

石榴裙下

找AV导航 蓝导航 绿色小导航 柠檬导航 蓝色导航 福利网址发布站 福利所 豆福利导航 打飞机导航 五姑娘导航 天天AV导航 绿帽子导航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